“东城,明天和我回a市吧。”纪思妤的声音轻轻的软软的,她的声音就像五年前叫他吃饭一样。

  “东城,明天想吃什么呀?”

  ——

  叶东城没有说话。

  纪思妤继续说道,“按照约定,我出院后,我们去离婚。你放了我父亲,我,”纪思妤顿了顿,唇角上不经意的扬起一抹自嘲的笑意,“我放过你。”

  叶东城听着她的声音,不由得想笑,她要“放过他”,怎么放过?五年前从她闯进自已的生活后,他就放不下她了。

  现在她说的多么简单,三言两语,就想把他打发掉,是吗?

  “身体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,你就急着出院,怕我反悔?”

  “我的身体,我自已清楚。我不想在c市,我讨厌这个地方,我要回家。”纪思妤毫不掩饰自已对c市的厌恶。

  c市这个地方留给了她太多痛苦的回忆,她没有一丝丝留恋。

  “那我呢?”叶东城的大手突然环在纪思妤的腰间。

  他凑到她的身边,鼻子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的脖颈处。

  “你讨厌c市,讨厌我吗?”叶东城收紧胳膊,将纪思妤带到怀里。

  叶东城的声音低低的哑哑的,“纪思妤,我觉得我可能疯了,我那么恨你,那么讨厌你,但是我又那么离不开你。你就像一朵诱人的罂粟花,新艳,漂亮,即便知道你是毒,但是我放弃不了。”

  叶东城说的是心里话,他的脑海里时时记得五年前他和纪思妤的种种,而且现在这种记忆越来越深刻,他抹都抹不掉。

  他爱她,他比五年前更爱她。这么多年来,他对她的爱意,从来没有减少过。即使她欺骗他,他都能麻痹自已忘记她的不好。

  “思妤,c市有一个我,你还讨厌c市吗?”叶东城的唇印在她的脖颈处,一处接一处。

  纪思妤颤抖着身体,她紧紧咬着唇瓣。

  她的病号服本来就是宽宽大大的,叶东城的动作,使她的病号服堪堪滑到了肩膀处。

  叶东城虔诚的亲吻着她的肩膀,一寸接一寸。纪思妤的身体瞬间变得滚烫,她缩着身体,但是她躲一下,叶东城便跟上她,直到她躲无可躲。

  “思妤,回答我。”低沉沙哑的声音诱惑着她。

  “讨厌!我讨厌c市,更讨厌你!叶东城,你是我这辈子最最最讨厌的人!”纪思妤受不了他的暧昧,她带着哭声大声的说道。

  听着她的哭声,叶东城沉默了。

  过了一会儿,只听他应了一个字,“哦。”

  纪思妤听闻他的声音,哭得更是肆意。

  粗砺的大手突然捂上她的双眸,他亲着她的脖颈,像是示好一般,“思妤,别哭了,因为我不值得。”

  听着她的哭声,他心乱如麻。

  “我答应你,明天就带你回a市,送你回家,”他顿了顿,又说道,“和你离婚,放你自由。”

  叶东城的声音像是突然放弃了一般,有些东西,有人,强求不来。

  纪思妤嘴唇紧紧抿起,她的泪水流得更加肆意。

  她转过身来,手胡乱的拍打着他,“叶东城,我恨你,我恨你。你欠我的,一辈子都还不清!”纪思妤大声痛哭起来,“我恨你,我恨你。”

  纪思妤嘴里说出来的只有这三个字,“我恨你”。

  叶东城握住她的手指,将她的手带到唇边,低低的亲吻着。

  “叶东城,当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,你一定会为自已曾经做过的一

  切后悔的!”纪思妤恨恨的说着,她像是在诅咒一般。

  叶东城压住她的肩膀,他翻身压在她身上,“思妤,我现在就后悔了。”

  纪思妤对他说的话,不屑一顾,“现在就后悔吗?你知道什么是痛彻心扉的后悔吗?”

  纪思妤眸光闪闪,泪花晶莹,她笑着对他说着最狠的话,“叶东城,终有一天,你会生不如死。我曾经受过的痛,你一定会百倍千倍的疼。”

  叶东城面上再无任何情绪,他低下头抵住她的额头。

  “思妤,今晚过后,我们就是路人了。以前种种,都忘了吧。”

  “忘了?忘了?”纪思妤重复着他的话,“我多希望我能忘了,把你把c市从我的脑海中抹去。叶东城,我曾经有多爱你,我现在就有多恨你。”

  纪思妤紧紧攥着拳头,咬着牙根愤恨的说着。

  叶东城敛下眸光,他低低应了一声,“恨吧。”

  恨他,总比忘记他要好。

  看着叶东城无所谓的模样,纪思妤心中涌起无数的委屈与悲伤。她忍不住再次哭了起来,她多么无能,多么没出息。即便现在,她这么恨他,当年的事情,她都不愿意告诉他。

  如果她告诉了他,她一定能狠狠地报复他,可是她不忍心!

  “你起开,不要离我这么近!”纪思妤用力推着他。

  可是叶东城纹丝不动。

  他的双手支在她的脑袋两侧,“思妤,我想和你亲嘴儿。”

  纪思妤咬着唇瓣,恨恨的瞪着他,“我不想!”

  “离婚以后,你想亲也亲不到了,为了不让你后悔,我主动亲你。”说罢,叶东城便低下头,吻在了她的唇上。

  他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陆少的暖婚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暖婚蜜爱军官宠上瘾只为原作者唐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玉并收藏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