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候没人安空调,大夏天的家家门窗大开,这股恶臭整片居民区哪都躲不过去,大杂院一下就炸锅了。

  “哪个龟孙子干的?!刚晾出去的衣裳给我崩了一层屎渣滓!”

  “我这正垛馅儿呢!白瞎我刚买的五花肉了!小一斤呢!”

  “东西俩厕所都给炸了!这让上千街坊日子怎么过?”

  “谁家孩子?到底谁家孩子干的?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整片大杂院一千多居民都在用附近的俩公厕,全是带蹲坑和粪池的旱厕,掏粪车一周来一回,正常来说明天就是收粪的日子。

  攒了一周的俩大粪池满满当当,扔进去两捆二踢脚,大杂院这片不止恶臭难当,还下了一场带着屎渣的粪水雨……

  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!

  周鱼鱼捂着口鼻也要气疯了!奶奶个熊地!在姑奶奶葬礼上放屎雷!

  她遗体还停在院子里呢!

  兜头给她浇了一身粪水雨!

  死都不让她死消停了!

  别让她找着是谁!要不肯定把这龟孙按粪坑里腌透了!

  周鱼鱼气得眼睛冒火,张大鹏却嘿嘿笑了,“幸亏咱仨在屋里,没被崩一身粪渣滓!你们看那老头,捧着碗气得胡子直哆嗦,以后他一看见绿豆汤就能想起来上边飘着一层粪渣渣,哈哈哈!”

  周鱼鱼都懒得拿白眼儿翻这傻子!阴沉沉指向煤棚子,“小瑜还在外边躺着呢。”

  张大鹏一下蹦老高,“我草!哪个王八蛋干的!老子恁死他!”

  周鱼鱼也气势汹汹地往外走,老娘也去恁死他!

  江致远拦住他俩:“别去了,抓不着人,肯定早跑了。一起炸俩公厕,还都是这片儿的,应该是沈郁找人干的。”

  张大鹏&周鱼鱼:“沈郁是谁?”

  江致远指指余庆街那边:“沈厂长家的大儿子,大杂院这片的房东。”

  张大鹏:“草!那个狗逼精神病!”骂得凶,人却老实了,不再撸胳膊挽袖子要去找人干架了。

  周鱼鱼:“哦。”其实她有一箩筐问题,首先就是沈郁是谁?前世没听过呀?沈郁炸厕所这事儿她也没印象啊!

  但是转念一想就明白了,前世她现在不是在医院躺着呢嘛!刚醒徐美凤就说医院乱糟糟还都是病气,不顾医生阻拦强行给她办了出院,看她虚弱得走路都打晃,就把她送乡下养病去了,

  她养了好几周才回来,回来又开始上班出摊做家务照顾弟妹连轴转,哪有精力关心街坊们的八卦啊,当然什么事都错过了。

  不过大杂院这片大部分院子是沈家的她是知道的,他们这片以前叫沈家营,解放前一整片几乎都属于彭城首富沈家。

  76年*****结束以后,沈家老爷子把好容易保存下来的很多国宝级古董无偿捐献给了国家,落实政策的时候上级领导特别批示,把沈家的房产大部分都归还了。

  据说只他们这片就有十多个大杂院的产权是属于沈家的,但沈家一时半会儿是收不回去的,因为落实政策之前这里已经是机械厂职工家属区了,早被机械厂的工人住满,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杂院。

  彭城住房紧张,那么多户人家要搬出去安置实在不现实,机械厂一时也没那个能力。

  沈家祖宅又在马路对面的余庆街,四进两开带大花园的青砖院子,他们也不可能来这边住,毕竟这里以前也是他们家安置族人或者下人住的地方。

  最后协商下来,这些院子就租给机械厂安置职工,厂里按月给沈家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躺在九零当咸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暖婚蜜爱军官宠上瘾只为原作者姣姣如卿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姣姣如卿并收藏躺在九零当咸鱼最新章节